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幻沙丘

我们原是山脚下疯狂奔跑的精灵,后来变成了黑暗中凝视前方的眼睛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英语,画画,文学是我精神领域的“金三角”.给我莫大慰藉。我尤爱小说和诗歌,喜欢从生活中发掘独特,喜欢用笔勾勒思想的线条,喜欢从知音的文字中漫步旅行。 我坚信:比文笔更广阔的是思境,比思境更广阔的是博爱的胸怀! 冷对虚情假意,热心以诚待友! Confidence and hard work pays off! I believe even gravel can become pearl one day!

网易考拉推荐

星星饭(下)(原创小说)  

2016-04-05 10:24:58|  分类: 小说沙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星星饭(下)(原创小说) - 砂砾.S - 灵幻沙丘

 

文 砂砾S

〈6〉

 

“感觉你这段日子不怎么爱找我说话了,怎么不问我跟谁谁谁应酬去?”

“我才没你啰嗦。”

又是一个见面的星期天,阿滨和欣子坐在欣子喜欢的西餐厅里,欣子在看菜单。

“你妈说你近期过敏,不要吃牛排,点些别的。”

“这你都知道!我来就是想吃嘛,我要点!”

“不行。”阿滨像个父亲,严肃道。

“你管太多了,我烦了。要点你自己点吧,我上洗手间!”说完,便往那走去。

等她重新回座,她发现点餐单上多了份“果木牛小排”。

“还是你懂我。”她欣喜道。

“是吗?”阿滨看着手机,陶醉的欣子没看到,他脸色黯淡。“难得见面,你不用应酬别人吧?”

“你说什么呢?我有谁应酬?”

“你自己心知肚明。”

“莫名其妙!”欣子说完,随即听到桌面上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,锁屏显示:“叶先生发来一段语音”。

阿滨叹了一口气。

“老同学发信息来,不用管。”欣子说,脸色有点尴尬。

“嗯,对了,刚才有客户找我,我下午不能继续陪你了,你约同学去吧。”

“什么!说好下午咱俩看电影啊,不是吗?什么客比我还重要?才见面半天,滨,你究竟干嘛了?”

“我想静静。莫问是谁。”

“我们已经够静了!”欣子突然激动道,“你是男人,有什么不能说明白!觉得跟我没意思吧?”

“我们一起这么久,你没怎么听我的,有意思吗?”

“要我都听你的,你是大男人主义!”

“我可没强人所难。也许我们一起并不适合。”

“你要和我分手?”

“吃牛排吧,上来了。”阿滨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拿起刀叉,开始切牛排,递给她。

欣子只好不再说话了。

此时的两人,品再好的美食,都如嚼蜡。

 

那个下午,欣子宅在家里,阿滨回到了他的城市。

叶先生又发来了文字微信:“早上跟男友约会吧?发了几条一直都没回复。”

“我估计,他看到你说话。”

“不是吧?这是隐私,他不能这样。”

“他一向要我对他没有隐私。”

“这样你太累了。”

是啊!欣子深深地叹了几口气:这么累,还要继续拖吗?可是他毕竟是关心她的,像父亲一样。

跟叶先生聊完天,她忍不住打电话给滨,一个,两个,三个,他竟然都不接!

直到夜晚,直到深夜,他都没有接听,却发给她一条短信:真的,想静静。

女主角梨花带雨,打湿了手机屏。

 

〈7〉

 

“静静”的第六天,欣子给阿滨微信道:“我觉得这样好累!你就不能让我安安心?”

“我知道你静不了。我想过了,我们不要强求彼此,分开亦是朋友吧。”

“不要……我是爱你的……”欣子泪光闪烁。

“理智点,你会找到比我好的人。再见。”

接着,任凭欣子怎么深情肺腑,电话长歌,阿滨再也没有回音了。

 

对于欣子和阿滨这段感情,小萍和小君都感到非常惋惜(那个做星星饭的男人是傻得可爱的),却只能安慰女主角找个更好的取代他。

欣子妈却说:“早料到会这样,他后备军多着呢,平时劝你别投太多精力你又不听。”

 

〈8〉

 

叶先生和欣子见面了,“逆生长”是他给欣子的第一印象。

“我干保险这行,不保颜值不行,女客户多嘛,不过都是太太婆婆级啦,哪有你这样星星级的。”叶先生对惊讶的欣子说。

他的风趣谈吐,他的英伦格子风打扮,他的一米八二身高,都是欣子欣赏的。当然,她也知道她给对方的魅力。

熟悉以后,叶先生经常陪欣子到酒吧听歌喝啤酒,会微笑地听欣子诉说阿滨的事儿,让欣子感到幸获知己。她很期待他的表白。

情人节,叶先生匿名送给欣子一束火红的玫瑰:赠爱玫瑰,收获余香。

她感觉花蜜溢满全身!那晚,两个人喝得非常痛快。

他送她到她家楼下时,坐副驾的她深情地望着他:“谢谢你懂我!”

他立即揽着她的纤腰,吻着两靥红霞的她,然后两个人激烈拥吻。

她听到内衣扣解开的声音,顿时,眼前似乎浮现着阿滨严肃的脸:“不,你要理智。”

“喂,该停了。”她对叶先生清晰道。

“为什么?”对方边喘着粗气,边摩挲着她光滑的后背。

“等我结婚那天。”欣子娇羞道。

“你……像这么保守吗?”叶先生整理衣襟,浅笑道,“我可懂女人。”

“晚了,下次再见,谢谢理解。”欣子也赶紧整理衣裙,然后下车。

“还以为刚刚好,我时间很宝贵的。”叶先生在她身后意味深长道。

 

之后,欣子想起这晚的火花,都忍不住脸红心跳。她算是女朋友吗?他也没说什么让他俩升华的话呢……

“我有很多客户约见,想见面就在保险公司门口等我。”叶先生常说。

他算是比较成熟的男人,如果我老是表现很饥渴,会显得很幼稚,欣子想。

因此,她没去等他,不过,下班的她偶尔会开车经过他公司门口,看到他的白色宝马静静地停泊,心也静静地停泊。他在里面忙呢,她欣慰地想。

 

〈9〉

 

可是有一次,她刚看到他的车静静停着,接着便听到他的笑声,还有,另一个娇脆的声音!

他竟从一台红色法拉利里下来!

驾座上的,是个浓妆艳抹,烫着小卷但面容娇嫩的女子!

当他面对欣子,愣了几秒,却很快恢复了平静:“小姐,您好,您是想到公司找人?”

欣子扫视了一下那女子,然后对男子浅笑:“没有,我看你挺眼熟的,不过认错人,不好意思。”

随即,她开走了自己的车,不问窗外余音缭绕。

 

晚上,她收到叶先生的微信:“谢谢你的大度。我想,我遇到了刚刚好的人,但不是她。”

“恭喜你,可我没有找到。”她回复道。

他还说了一些哲理性的安慰,欣子都只是“嗯”“谢谢”等回复。

接着,他不再说了。

她感到心瓣被一片片撕着,很想念之前的那个“他”——

“阿滨,你还好吗?我感到很痛苦,想你。”她发了短信。

“照顾好自己,保重。”意料之外,第二天清晨,她见到了。

 

〈10〉

 

欣子的宅女花神的生活又重新开始。

一个周日,她准备去买百合花,出门的时候,刚好见到了阿滨的亲妹妹。

“幸好你还没出去,我哥要我给你一封信,他准备下个月结婚。”

欣子的心瓣,碎了一地。

“谢谢你们,恭喜他啊!”她笑得很甜,和阿滨妹妹一同下楼,然后分别了。

 

坐在车里,她慢慢地打开这封信,像慢慢地解开一个结:

“星星,你好吗?别再对我说‘不’,行吗?呵呵,我再没权利要求你,要还是不要。给你这封信,是想梳理一下我的心路,也是想跟你说明白,不想匆匆而别。

我想,我们都爱过对方,我却没很顺你的心意。女孩子的心,我不是不懂,我中学后就开始在商场打拼,很多类型的人我都接触过,当然,其中有不少女性,我触到她们的品性,便是泛泛之交,尤其在我的小城市里,很多女的让我看到俗不可耐的物欲,让我不想深交。当遇到异地的你,我感觉是上天的恩赐。第一次见面,我便深深地被你独特的气质吸引,可我身材矮小,你高挑美丽,我自卑过,却很欣喜你还和我走在一起!

一起的时光,虽然短暂,却很珍贵,我真的这么想!可在一起,就暴露了很多自身的缺点。我从小习惯了母亲的细致关怀,也习惯了呵护小妹,于是也很‘顺其自然’地关心我的交往对象。我的过分关心,会给对方一些压力,会让自己显得霸道,但我还是忍不住这样做,尤其在我不在对方身边的时候,我希望跟踪的关心会给对方形成一层‘保护膜’。对此你很烦很讨厌是吧,我感到很抱歉!

你爱插花,这让我很欣慰,这是一种高雅的兴趣。但我个人一直认为送花给女生插一阵子就当垃圾扔了,是挺浪费的,我几乎没给女生送花,除了给你,那支百合。看你收花的反应,我知道你不是很满足,但当时我想,日后我能给你更实际更称心的礼物。

因为你,我终于认真地做了平生的第一顿饭,我以为你会惊喜的星星饭。虽然,我连果皮都削不好,但我有信心做一顿可口的米饭。把最平常的米饭,做成星星,加点‘花’‘草’和粉色调,应该能让人体会浪漫吧?即便简单,我也仔细把握每个细节,尝了味道,才盛好给你。可是,你的反应,还是意料之外。原以为,你会小女孩般地表达你的喜悦!

幸好,我准备周全,早就买了一条紫玉百合金链,但它不是礼物的主角。我本想在女主角高兴地吃着我做的饭时给她这个附加的惊喜,并在你的闺蜜面前说希望与你‘百年好合’,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我明白,你妈妈一直不太看好我们交往。在你生日前几天,她打过电话给我,说咱俩异地,我工作人际复杂,要是真想和你一起,就得用行动表达诚意。她想我尽快在你们这边买房,但我说暂时不能,我还忙着拓展本地业务,但我答应会给她女儿一颗定心丸。于是我想,要是你生日那天一切如意,我就会在两个月后的情人节里在你的亲友面前向你求婚。可那天我俩都不开心。

更令我惊讶的,是遇见那个比我“懂”你的人。对不起,吃牛排的那天中午,我不该翻看你的手机,可就在你上洗手间的时间里,你的手机放在桌上,微信铃声那么频繁!我感到很不安,一开始只是见到锁屏的提示:‘叶先生:星星女神,今天你男友见你没?’我想,你连他全名也没备注,是个神秘人,再往里点,你们还真‘情缘不浅’。

面对你的尴尬,我压制愤怒,但之后一段时间,我静静思量:其实,我俩想的并不一致,我想要的,是一个陪我吃白饭也心甘情愿的简单女人,而你却在等待王子······

分开对我俩来说,都是释放。再见亦是朋友,希望你别太难过,并能早日拥有属于你的幸福。

你知道我不是很会说话的人,以上写的有不当之处,还望谅解。

最后,还是要提醒你好好爱惜自己,少去酒吧,多点锻炼身体,祝君好!”

看完信,欣子把头埋在方向盘里,打湿了一个下午。

 

一个月后,在阿滨一个老友的朋友圈里,欣子看到了阿滨的结婚照:穿高跟的新娘比阿滨矮半个头,有点黑和婴儿胖,但五官端正,气质大方。

他的老友写道:“恭喜兄弟和护士姐姐完婚!”

粉红的饭盒,终于装满了回忆的空气——

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

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

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

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

……

每当熟人问起欣子近况,她都淡淡一笑,说:“还未遇到刚刚好的人。”

(完)

 

欢迎阅读上篇:星星饭(上)(原创小说)

 

(谢绝剽转引,欢迎评感议!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微风暴
阅读(153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