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幻沙丘

我们原是山脚下疯狂奔跑的精灵,后来变成了黑暗中凝视前方的眼睛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英语,画画,文学是我精神领域的“金三角”.给我莫大慰藉。我尤爱小说和诗歌,喜欢从生活中发掘独特,喜欢用笔勾勒思想的线条,喜欢从知音的文字中漫步旅行。 我坚信:比文笔更广阔的是思境,比思境更广阔的是博爱的胸怀! 冷对虚情假意,热心以诚待友! Confidence and hard work pays off! I believe even gravel can become pearl one day!

网易考拉推荐

星星饭(上)(原创小说)  

2016-04-01 11:33:41|  分类: 小说沙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星星饭(上)(原创小说) - 砂砾.S - 灵幻沙丘

 

文 砂砾S

 

楔子

 

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

和会流泪的眼睛

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

越过谎言去拥抱你

——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

 

〈1〉

 

“星星,恭喜你又拍拖了!”

“恋爱中的星星,特别闪亮!”

欣子的两个闺蜜小萍和小君像忙碌的蜜蜂,围在一朵绽放的鲜花前。

小萍从来前后鼻音不分,把欣读成星,小君索性说统一昵称,叫欣子“星星”了,从初中开始。从此,欣子也特别钟爱星星形状。

“好啦,你们两个!想知道来者何人是吧?1米69,一个普通的生意人,叫阿滨,河滨的滨。”欣子挑挑精致的眉毛。

“什么!一米七也……”小萍话没说完,旁边的小君立即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。

27岁的欣子点点头,又轻轻摇摇头,“反正,我也宅了好久。”

 

熟悉欣子的人都知道,她是个骨子里开花的女人。

几乎每周会有一天,她都专门开车绕过弯曲的小路,来到“心花怒放”铺子,买一束香水百合,插在客厅里精致的玻璃瓶里。遇上特别的日子,她还会添置康乃馨、勿忘我、满天星等。宅女的日子里,芳香拥抱着她,鲜花就是她最好的情人。

跟欣子深交的男人,必然,是先跟鲜花打交道的男人。

花开花落,见证着每一段感情,见证着女主角的喜与悲。这,似乎是很平常的事儿。

 

见面的第三次,阿滨就给欣子送了花—— 一枝有四个花苞的粉红香水百合。

她跟他微信说过,她每周都会买百合花。

刚见到这支花的时候,她笑意漾开,可很快便“噢”了一声。顿了几秒,才说:“谢谢。”

“我觉得买一大束花的话,谢了有点可惜,这枝刚好花苞多,很香的。”他的话,刚好解答了她没说出的问号。

 

“大概花有多重,心思就有多重吧。”欣子后来跟闺蜜说道。

要不是看他白净斯文,双目有神,唇红齿白,还懂点幽默,她怎么会喜欢他呢?

她的前任们,都1米7以上(她1米67),比他成功的有,比他普通的有,送她的花都是一束一束的。

何况,他的住所还不是跟她同个城市。若想抓牢她的心,为什么不投入更多?

两个人,只是在一次派对里有了交集。终于,他微笑着递给她一张名片:银河桑拿中心。他就是老板。

 

捧着这枝百合花,回到家,欣子妈就开始问长问短。

当听到“开桑拿”这三个字,做母亲的立即说:“不是吧,这你都行?还那么矮,还异地?不不不!”边说边摇着头。

“他不像是很花心的那种人,经常要我告诉他去哪,提醒我小心,反倒把我盯得很紧。”

“他有告诉你他什么时候干嘛吗?在那种地方,真干嘛了你还不知道呢!”

“随他吧,一枝花,我也不期望更多了。”

 

〈2〉

 

相处久了,欣子发现阿滨比她父亲还管得多,特别是每次她告诉他自己坐酒吧的时候。

她觉得:她纯粹是打发寂寞,听乐队演唱,喝上一杯,配点小吃。

她尤其喜欢听那首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:

“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

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

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

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……”

 

“你管那么多干嘛,想我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

“你知道我忙不开。我忙都是业务性的。”

“业务性?好冠冕堂皇的理由。我都没问跟什么女孩,你倒感觉我找男人聊天了?”

“我想告诉你酒吧人杂,不是你自己该去的。小心有人不怀好意。”

“你才不怀好意!”

像这样的争吵,不止一次。每次挂下电话,欣子的心都像跌入大海的滚烫石头。

想做霸道总裁?他凭什么!交往都快一年了,见面还是一个月一两次,也没什么哄人的礼物,又没现代暖男的潜质,甚至,连个苹果也削不好。

无聊的时候,欣子总是情不自禁地想。

 

阿滨是被母亲宠着长大的,在家没做过什么家务。他有个亲妹妹,嫁到欣子所在的城市,兄妹俩感情深厚,做哥哥的常常代父母带些食品或用品给妹妹。

很多时候,他给妹妹送完东西再与欣子见面。等待中的欣子便会想:备胎,大概就是这个样子。

寂寞的时候,她会上陌陌找人聊天。偶然的一次,她结识了同城的叶先生(比她大八年,感觉很神秘,说起话来充满哲理,给她郁闷的心带来了丝丝阳光)。

“爱得早,不如爱得刚刚好。”叶先生的这句话,常萦绕欣子的耳边。

也许,29岁的阿滨还年轻。

 

〈3〉

欣子的生日快到了。

这是花儿最灿烂的时候,要么凋零,要么结果。

她当然希望,他给她最甜蜜的果实。

 

“星星,他会不会借此机会向你求婚啊?”生日当天一早,贫嘴的小萍就问了。

“不求婚也会送份大礼吧。”小君补充道。

“不知道,有个生日蛋糕就很不错了。”欣子挑挑眉。

突然,欣子的电话响了,阿滨说:“小星星,生日快乐!不过,很不好意思,我有点急事,今晚不能陪你吃饭了。这样吧,你先和小萍小君她们订个K房,房费我包。我晚点过来见你。”

“什么客人,这么重要?”

“你先别问,晚上告诉你啊,乖,别生气,生气就不闪光了哦。”

“嗯,你忙吧。”挂了电话,欣子叹了口气。

 

什么事重要过公主的生日?花儿的根被点燃了,幸好,有小萍和小君两阵清风。

“我不信他忙呢,肯定在制造大惊喜你。”

“就是就是,还选K房,求婚圣地啊!”

“你们说送一枝百合花的‘实在’男人今晚求婚?”实在两字,故意被提高了一个分贝。

“宁可信其有嘛。”萍和君异口同声。

 

“信念会让人先见希望。”叶先生在欣子的生日微信中评论。

“嗯,我信,我期待。”欣子回复。

 

于是,欣子和小君坐着小萍开的车到三人最爱的闺蜜餐厅吃了晚餐,然后到达小君订好的“金色年华”KTV。

小萍和小君像叽喳的麻雀,欣子却像一朵冷艳的玫瑰,等待心中的那只蝶。

“唱嘛唱嘛,不用等男主角来啦。”

“你们唱吧,我吃太饱了,不是很舒服。”

“那,我们帮你把蛋糕吃咯,他一来就切,好吧?”

“随便。”

 

很快,便到了晚上11点。萍君两人忍不住打起了呵欠。

“还有一个小时,他来不来啊?”

欣子枕着椅背发呆,没看那两人满脸倦态。

直到电话铃声把她叫醒。

“尊敬的星星小姐,您有份快递已经送到,麻烦您开开K房大门。”

是他!真的是惊喜?

 

〈4〉

 

他进来了,注视着她,愣住了。

今晚的她,把天上的星星都穿在身上:荷叶袖金丝连衣裙,镶满银色的小星星,刚过膝的裙型像层叠的蛋糕闪着梦幻的光彩,再加上淡粉的妆容,精致的眉眼,修长的玉腿和金色的高跟鞋,把他一身的疲劳瞬间蒸发。

穿藏蓝西装的他故意挺了挺腰,笑着说:“仙子光华一照,我今晚也高了不少。”

房里的三个女生立即扑哧一笑。

“礼物呢,殿下?”小萍和小君扫视着提着粉红购物袋的阿滨,互打眼色,然后道。

“多嘴!”欣子忍住笑意,对闺蜜娇嗔。

“礼物嘛,在百宝袋里。”阿滨边笑便拿出他的“法宝”。

“粉红心形饭盒!”阿君惊呼。

“星星!不,星星形状的饭!好饱哦!”阿萍也大呼。

“嗯,是星星饭,专为我们的星星公主准备的。”阿滨微笑着,凝视欣子的乌眸。

默默地,欣子看着男主角的作品:星星形状的白饭上点缀着紫菜“小草”,开着胡萝卜“花儿”,白芝麻粒舞成一段清风,飘洒在花儿上,整片像一首田园诗。

“喜欢吗?我自己学做的。所以……才要晚点到。”阿滨的脸有点泛红。

欣子点点头,眼里却褪了笑意,“我们都吃饱了。”

“宵夜嘛,这个是咸的,比蛋糕低脂,吃不胖。”阿滨边说边拿起小勺子,舀起一勺彩色饭递到欣子跟前。

“哟,好甜蜜!”两闺蜜拍手道。

欣子默默地吃了这口饭,然后摆摆手,“先不舀了,留明天早餐吧。”

“那好。”阿滨的眼里浮起一层灰雾。

他接着问其余两位要不要尝尝,还有多的勺子。那两位却笑道:“等你切蛋糕啊!”

 

晚上11点50分。

欣子许了愿。接着,阿滨握着她的纤手,两人一起切开了小君订的水果奶油蛋糕。

“生日快乐,青春常驻,爱情美满!”一对女活宝大声贺道。

阿滨亲了亲欣子的粉颊,却没看到流淌着蜜意。他俩合唱了几首情歌,欣子揉揉眼皮,说:“不用到两点了,我困了。”

阿滨便送欣子回家。一路上,欣子像半闭的睡莲,任凭阿滨自个说笑。

终于,到了她家楼下。

“你不喜欢星星饭是吗?我还以为会给你惊喜……哎,你们都喜欢鲜花巧克力之类吗……”阿滨怅然道。

“不,你真有心,只是我饱了。”欣子淡然道,“不早了,你回去吧,我明天吃。”

“你等一下,”阿滨立即掏掏他的方皮袋,打开一个心形的盒子,“走到我前面。”

很快,欣子便感觉脖子上沉沉的凉意:一朵泛着淡紫光的翡翠玉百合盛开在锁骨之间,链子是纯金的。

“哇,土啊你,金配玉!”欣子微笑望着链子,娇嗔道,“不过这朵真美!”

“我是挺土的,喜欢就好。”阿滨突然平静,欲言又止。

凝望着跟前这位“土豪”,欣子想:故作正经干嘛,还有什么说吗?想就说嘛,像个男人嘛。

“早点睡,迟些聊。”阿滨说,然后走向车,向欣子挥挥手。

“阿滨,你个胆小鬼!”欣子怔了怔,然后对着车的方向大喊。

她不过是想听最土的那几句罢了,他怎么会不知道!为什么就不说出口?

再贵重的礼物也比不上一颗定心丸啊!

 

果然,欣子妈和两闺蜜都很喜欢这朵翡翠玉百合,也都觉得配金链而不是铂金链很土。

“他竟然没向你求婚!”不同时间,三个女人却说了同样这句话。

“别再提了,就一份礼物而已。”欣子不想对第四个人重复了。

“他是觉得,他自己配不上你。”欣子妈安慰女儿。

 

〈5〉

 

不知怎的,在生日之后,欣子觉得能让两个人开心的话题越来越少。阿滨的业务更多了,两人见面的次数更少了。欣子发现,她懒得为不能见面而跟他开吵了。

尽管,她还是想他多点来,给她多点惊喜。

她不敢告诉他,“星星饭”她没有吃光,第二天忘记带去单位,晚上跟同事们吃团餐。那饭又当宵夜,吃了几口,她便倒掉了,把心形饭盒洗干净,珍藏着。

幸好,他竟没问饭的去向!

看他在微信里“监督”她不要夜晚在泡酒吧,她还是会觉得烦。夜深人静闷得发慌,她还是有另一个声音可以抚慰一下。

“叶先生,你要追我吗?”某晚聊天,她问,她刚喝过酒。

“如果你认为。不过,你有男友啦,而且,我也忙啦。”对方说。

“哈哈,我真是醉了。”

“一醉方休。”

 

欢迎阅读下篇:星星饭(下)(原创小说)

 

(谢绝剽转引,欢迎评感议!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微风暴
阅读(197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